主页 > 商务应用 >小布希总统被鞋砸的那天,我替他挨了黑青……. >

小布希总统被鞋砸的那天,我替他挨了黑青…….

2020-07-04 439评论

小布希总统被鞋砸的那天,我替他挨了黑青…….

布希总统与马利基总理登上讲台开场。我从眼角看见有名记者弯下腰,扯下鞋,猛力朝布希总统丢去。布希总统低头躲过,鞋子砰的一声砸在墙上;那个人很快又丢出另一只鞋,又发出砰的一声,所幸总统再度躲过袭击。布希总统似乎没有因此感到生气或害怕,而是困惑。他的表情彷彿在说:老兄,你有什幺毛病?

就在此时,我眼眶泛泪,不是因为害怕,而是第二只鞋砸向总统时,特勤人员冲上前保护总统,撞到麦克风支架,倾倒的支架转了半圈,猛然打在我脸上,击中右眼下方的上颧骨。我当时正注视左方的两国领导人,没有注意到右方的支架正我砸来。我痛得大叫,倒在吉莱斯皮身上,眼冒金星,脸上疼痛难以言喻。

所幸,鞋子是当天唯一出现的武器。

骚动过后,布希总统告知维安人员自己没事,并挥手要他们退到后方。他透过麦克风对大家说:别担心,没事,大家冷静。我们继续进行。

他与维安负责人交换了眼神,并点头示意,决定继续完成这场记者会。马利基总理的情绪大受影响,对这个维安漏洞与丢鞋事件,他感到窘迫羞愧。

他也以为这场记者会即刻取消,但布希总统并不想让丢鞋者得逞。他要马利基总理留在台上,并示意被丢鞋事件打断的记者继续提问。

我感受到脸上剧痛,但努力不作声。我知道白宫医疗团就在附近,打算向他们求援。

塔伯医师迅速检查我的伤势,拿冰敷袋给我,要我按住伤口。他觉得我的骨头并没有断裂,可是脸肿得很厉害,一时无法断定伤势。

我不能休息太久。几分钟后,我恢复平静,突然想起布希总统即将接受美国广播公司记者拉达茨的访问。

我认为布希总统需要尽快公开现身,让美国人民看见他很平安、冷静,完全不受丢鞋事件影响。
进行专访前,我必须先帮总统化个上镜妆,再向他简报专访内容。在这种随行人员极简的行程中,我必须身兼化妆师一职。我带着化妆箱,一边在房间里等待总统,一边把冰敷袋压在脸上。
记者会一结束,总统就急着进房间找我。他过来抱着我,我试着用轻鬆的语气对他说:「总统先生,你知道我在西部长大,很坚强的!」

我请总统坐下,帮他扑点薄粉,并简单梳理头髮,与他演练拉达茨可能的提问。他看起来已準备好了,「我可不是第一次上场。」布希总统以开玩笑的语气说。最后,这次访谈顺利完成。

我与白宫记者团一直以来关係良好(只有少数例外,但我不会洩漏他们的名字!)。他们基于对我的尊重,私下讲好,不把我受伤的照片流出去。他们的善意令我感动。

布希总统在职的最后六週,我的黑眼圈一直陪伴着我,由黑转紫,然后逐渐褪为蓝、绿、黄。我的颧骨痛了好几个月,天冷时特别痛。这个伤过了很久才痊癒。有许多白宫发言人比我更英勇,例如布雷迪。雷根总统在一九八一年遭行刺时,他当场中枪,并因此终身瘫痪。白宫的简报室以他命名。

我只不过在巴格达挨了个黑眼圈。直到今天,我仍是为了总统而遭受麦克风攻击的唯一白宫发言人。这可说是所有白宫发言人在所不辞的,替老闆挨黑眼圈。

在布希政府工作期间,即使是最不顺利的日子,仍是我此生最美好的时光。



热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