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头脑舆情 >柏林夜店求生指南:别穿得太花俏,看起来就像观光客 >

柏林夜店求生指南:别穿得太花俏,看起来就像观光客

2020-07-17 824评论

随手打下「How to get in Berlin clubs (如何进入柏林夜店)」,Google随即密密麻麻列出一排清单。这个城市,才不如同他们表面宣称的自由平等,在这里,夜店门房高高在上的扫视众生,「Cool enough(够酷)」 是唯一的阶级,你态度够不够跩、够不够在地,决定了你夜生活的精彩度。

我的行李箱摊开,只有开深V的小洋装和跟鞋,朋友皱起眉,我还没意识到这几件伦敦跑趴服有什幺问题。我说,全黑啊,能有什幺问题,她叹了口气,扔来件鬆鬆垮垮的薄毛衣,说穿上吧,还有把妳该死的跟鞋脱掉;她自己则换上洗到褪色的靛色Adidas外套搭件铁灰色T-shirt,踩着底已磨平的Converse就出门了。

「别穿得太花俏,看起来就像观光客。」谈到观光客时,她瞇起眼,那词像是什幺髒话。

柏林夜店求生指南:别穿得太花俏,看起来就像观光客

我们喝着Party前的暖身啤酒,她试着跟我解释柏林人跑趴的装扮。「主题式」的夜店有种严格的服装规定,全部的人都必须换上比基尼、皮衣、马甲、羽毛或是裸露的彻底,无论长得多好看,只要不符合就没有通融余地;另一方面,「Techno」系冷硬派的夜店,则是不能穿花俏浮夸的衣服,是全黑很好,不是全黑也无妨,关键是朴素、低调,展现出德式硬派实用。

一旁戴着好看金丝框眼镜的男人走过,他身上毛衣的破洞很明显是使用痕迹而非装饰,好的,硬派实用,看来被英国人养坏的我连平常走出门倒垃圾,都会被柏林人指责过度装扮。

凌晨一点半,喝完两轮后我们终于决定要去混夜店。柏林的夜店从週五半夜一路开到週一上午,她的朋友们信誓旦旦跟我说早上跑趴多好,整个夜店都没有人,可以尽情跳舞。我其实不太理解什幺是没有人很好,直到我走进「:://about blank」。

柏林夜店求生指南:别穿得太花俏,看起来就像观光客

你们看过「单身动物园(The Lobster)」吗?森林里单身反叛军的领袖对着柯林法洛说:「We all dance by ourselves, that’s why we only play electronic music. (我们只跟自己跳舞,这也是为何我们只播电子乐。)」 那段诡异而荒谬的森林电子派对,便是我对柏林techno夜店的第一印象,柏林人在techno夜店里只有自己跟自己,他们尽情摆弄身体、伸展,不像伦敦夜店充满着性感而浮夸的明来暗去,就是电子乐与自己。

不过,你想玩点什幺还是贴得起来,不然柏林的夜店怎幺震惊世人。

在经过漫长的排队(后方来自布达佩斯的新创企业家,频频背着他从Reddit看来的小抄,以便等会门房问起时能够应对自如),门房要求我必须将手机镜头贴起来,我边咕囔着这样我不能拍限时动态炫耀了怎幺办,边转头问朋友旁边狭窄木门隔起的小房间做什幺。朋友耸耸肩,「做爱。」

做三小?

这才知道柏林夜店实在贴心,总是会设着几间Secret room,让慾火攻心的人们能够直接拉进小房间里办事,门上也有小洞让外头的人观看,多点参与感。如果不喜欢太开放也可以,只是少了间厕所让其他人不太方便,我曾在柏林夜店厕所等了15分钟,直到一女两男终于走出来。镜头的贴纸,便是避免大家的香艳照成为丑闻。

多麽体贴,多麽柏林。夜店里的故事,就让它留在那夜吧。

更刺激的夜店也不是没有,恶名昭彰的KitKat Club以Fetish(恋物癖)主题,这边说Fetish不是日式清新的沈溺公仔CD咖啡壶,Fetish是乳胶衣、麻绳、皮鞭、手铐,严格的服装要求,在萤光灯一闪一闪下,人们捕猎着喜欢的对象,或是展现自己的慾望。这样的夜店不是少数,同性恋朋友在某个Gay club上厕所时,便有男子瘫软在小便斗前,等待着屎尿淋在身上的快感。

你或许带着点猎奇的心情听着我讲柏林夜店故事,盘算着该如何安排场柏林冒险,但我希望你能在窥淫外保持着敬意。柏林是如此令人喜爱的城市,他们厉行着政治正确与性别实验,正确到://about blank不但公社经营,还固定捐钱给女性主义团体;其他知名夜店像是Astra Kulturhaus和Bi Nuu在寒冷的冬天,会将未营业的时段开放给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当庇护所。

你可以说KitKat和Berghain宣称的性解放是种商业宣传,但当无论如何离经叛道的性癖在夜店里都受尊重,你不得不欣赏这座城市是如何言出必行。

在不影响他人,保持沟通的状态下,人们自由来往各式性别、性向与嗜好,多好。

前提是你进得去。

至于怎幺进入柏林夜店,全世界最知名的夜店Berghain门房给了些小建议:除非主题之夜不然禁止「过度打扮」、喝太醉不行、背起夜店当晚活动、摸熟DJ有谁,还要在门口露出比门房还跩的样子,少一脸观光客,展现柏林这幺大,我他妈想去哪家Club都行的态度。

凌晨5点,我在://about blank的花园中抽着烟,旁人用废油桶升起熊熊大火,盯着燄光,和朋友分着一瓶掺着伏特加的玛黛茶。我说,我们回家吧,伦敦人的马车要变回南瓜了。

她大笑,说什幺傻话,柏林人正要去第二家呢!


参考资料柏林夜店指引该如何进入柏林夜店柏林夜生活观察报告延伸阅读如何穿得像个伦敦人:全身黑、七彩袜,跑趴时猖狂的「卖肉」经济学人:柏林,你累了吗?你看起来没那幺「酷」了


热门
推荐